图片播放

学校主页

  • 学校主页
您的位置:大满贯老虎机7777 - 创意东油

念南国

发布人:许丽娜资讯来源:党委宣传部、统战部 发布时间:2015-01-01 16:07:12点击数量:271

人文科学学院 李 琦
 

  从外面一路小跑着进入屋里,用冻得冰凉的手掸掸身上的雪花,一边搓着手,跺着脚,一边不禁大口哈出白气。镜片上早已蒙上一层白雾,取下眼镜,拿在手里,也不知道是眼镜的金属框架更凉,还是我的手更冷。
  站在窗前,看着窗外的雪纷纷扬扬地下着,雪落到树枝上、过道上、草坪上、石阶上,雪白雪白的,些许雪花也落到湖面,只是过不了多久便化为坚冰。仔细想想,这样的景色在南国是看不到的。望着窗外的雪,我想起了中学时课本上郁达夫的一篇文章——《故都的秋》,他笔墨间洋溢着回肠荡气的诗调———秋的色,秋的味,秋的意境和姿态,让那时的我对北国着实有那么一丝向往。如今,身在北国,在领略了郁达夫口中的“秋”之后,我正迎来一个曾经憧憬的白色冬天。
  起身泡好一杯清茶,紫砂杯里冒着白乎乎的热气,茶的清香也随之溢出,飘着南国茶叶特有的味道。端着杯子,慢慢走到窗前,静静地坐下。品着茶,望着窗外的漫天飞雪,思绪不自觉地飘向远方——那个离这足有三千多公里的南国。
  南国冬日的清晨,是有点儿冷的,户外洗衣台的水面上结下一层薄薄的冰。在南国,冰和雪都是少见的,因而小时候,哪怕是这样的冰,都会让我兴奋不已地玩起来,甚至顾不上一双小手被冻得通红通红的。伴随着村里村外公鸡此起彼伏的鸣叫,母亲麻利地穿上粗布棉衣,系上麻布围裙,来到灶房,为一家人的早饭忙活起来。母亲用手拉了一下系着长绳的老式灯泡,“啪”的一声,灯即被点亮。接下来母亲添米,架起了柴火,锅灶里的焰火跳跃着,映出母亲慈祥的脸庞。母亲总不忘在锅灶里放一个大大的红薯,她知道,小孩儿是最好这一口的,尤其在寒冷的冬天。随着家家户户锅碗瓢盆的协奏曲,各家烟囱里的烟也弯弯曲曲地往外冒着,不到几米,都又各自散去,烟里夹杂着香喷喷的米饭味儿。不久,母亲的饭便做好了,催促着一家人起床吃饭。还未端起饭碗,熟悉的香味却早已把这顿饭的“真实面目”暴露无遗。没错,这就是我最爱喝的玉米粥,它是用自家石磨碾出的玉米粉做的,暖暖的玉米粥,喝上一口,顿时热到人的心坎儿里。各家的饭也都差不多做好了。这时,隔壁的陈阿婆、李大伯、杨婶等都不约而同地端着热乎乎的早饭聚到院子里,碗下边还都垫着一条帕子,大家开始边吃边话起家常来,讲到好玩有趣的话题时,大家都嘻嘻哈哈地大笑起来。而我也和邻家小孩追逐着吃起母亲烤的大红薯来,我一边跑,还一边得意地炫耀:“来呀,来呀,你追上我就给你吃!”粘着乌黑柴灰的嘴角挂着的是甜甜的笑。如此佳景,好不热闹!看啊,那碗里的白气不断地往外冒着,估计是被人们欢乐的气氛所感染,竟也欢快地跳起舞来。不知不觉,碗里的饭都吃光了,可谁都不愿离开,手拿着空碗,直到把谈着的话题聊完,大家才慢慢地散去。就这样,邻居们端着饭到院子里来吃,已成为了一个习惯,它不需要被约定,却又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乡亲们共有的和谐与默契。
  不知不觉中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,尽管回来也有些时辰,屋里却依旧让人感到寒冷,天花板上的白炽灯管散发出的刺眼白光,更是让人深感寒意。披上搭在椅背上的衣服,端起茶,缓缓地送到嘴边。望向漆黑的夜晚,我的思绪再一次飘远,飘远…… 
 
 

搜索:

版权所有- 大满贯老虎机7777© 东北石油大学 | 地址:大满贯老虎机7777黑龙江省大庆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学府街99号 |  邮政编码:163318  |  黑ICP备05008405

技术支持:现代教育技术中心  | 投稿信箱:xcb01@nepu.edu.cn